旅途中的侍酒師 - 何春誠 Thomas

關於部落格
人生僅ㄧ回

且讓好酒惹美食‧為人生舉杯
- 未成年請勿飲酒
  • 492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From Terroir to Climats 大師講堂-布根地風土 Mr.Aubert de Villaine - Domaine de la Romanée-Conti

 Aubert de Villaine(後面簡稱de Villaine):「其實我是農夫,不太會演講,如果大家有問題也可以打斷我。」
 
Climats
 
de Villaine:「我可以開始說一下布根地與我們的酒,告知你們Climats與Terroir(風土)。我想十分重要的是Climats這個法文字其實源自希臘Kalima,在古希臘文是指一個山坡的意思,一般人說到Climats其實會聯想到英文的Clement,不過其實Clement指的是氣候,和Climats並沒有直接的關係。今日Climats這個字更精確的來說應該是由土壤學家自三億年前地質的改變和發展,形成一個適合種植葡萄酒的山坡的一種呈現。在這個古老的岩層中,透過阿爾卑斯山的造山運動,形成布根地這塊傾斜的山坡。除了自然之外,Climats這個字其實也包含著後天人為的因素。
 
早在西元二世紀時期,就有人在布根地種植葡萄,自西元六世紀到七世紀時期,開始有修院的修道士開始於布根地接手種植葡萄和釀造葡萄酒(本篤會與之後的西篤會),這些修道士其實本身就是很優秀的農業學專家與工程學的專家,因此也開始把專業知識帶入葡萄的種植與耕作上。同時因為有來自法國以外的入侵,也帶來的更多在釀造與種植上的提升。這些修道士首先發現一個紅葡萄品種-黑皮諾(Pinot Noir)的品種是非常細緻的,也非常適合在布根地種植,便開始種植越來越優秀的黑皮諾紅酒,提供給領地重要的君王或是重要的到訪人士。
 
多年以後,修道士更開始發現不同地塊的葡萄園能夠種植出更優秀的葡萄,因此也釀造出更多優秀的葡萄酒,久而久之修道士發現地塊之間的好壞的差異,也逐漸成為目前布根地葡萄園分級的制度。這些不同的葡萄園開始擁有自己獨特的名子,通常命名來自土壤的特徵,或是土壤內的不同岩層,甚至是葡萄園附近種植的不同植物,當然也有可能來自這個葡萄園的地主姓氏(例如Chambertin葡萄園來自以前一個名為Bertin的地主),慢慢出現許多擁有自己的名子的葡萄園。這些Marriage(結婚)的組成,來自土壤、葡萄樹與人。」
 
裕森老師此時說Aubert用”婚姻”來形容土壤葡萄樹的關係有點複雜,畢竟有三者….。全場發笑之餘。Aubert不忘問裕森是不是自己表達不太清楚(其實馬上顯現出來Aubert是一個非常關心別人的長者,首先是想到關心別人)

 
de Villaine:「英文不是我母語,但我會盡力表達心中的Climats的意思。」
 
de Villaine:「這其實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在時間經歷如此久以後,它(這種土地與葡萄樹與人的關係)還一直保存著在布根地的葡萄園中,我覺得這像是奇蹟一般的不可思議。雖然這樣看似乎理所當然,不過若是三者缺少任何一點,就不會形成我們今日所看見的布根地Climats的樣貌。(修道士若沒選擇葡萄園,或是葡萄坡向的不同)其實布根地本身是一個不容易種植葡萄的產區,氣候非常寒冷,也是黑皮諾與夏多內葡萄能種植最北的地方。每一天其實都需要跟氣候對抗,才能種植與釀造出優質的葡萄酒。不過我也認為這其實跟許多事一樣 –
最偉大的事,都是來自於最艱困的情況下所完成的。」


圖像裡可能有2 個人、大家坐著和文字
「最偉大的事,都是來自於最艱困的情況下所完成的。」- Aubert de Villaine




de Villaine:「這個對於Climats的概念,來自一個單一的葡萄園與單一的一個葡萄品種而釀成的酒(沒有做多個品種的混調,或是不同葡萄園的混調),形成了布根地最獨特的一個特徵,也因為有Climats特殊的發展,酒廠或釀酒師也就不會輕易的把一塊葡萄園的特性抹滅掉,且單獨保留下來。在各位面前有一張地圖(附件)其實圖上的葡萄園的名稱或地塊並不是突然間型成的,其實在十六、十七世紀就已經形成與目前幾乎是相同的樣貌。如果以Romanée-Conti葡萄園來說,如果你將Romanée-Conti與下方的Romanée Saint-Vivant放在一起,它們其實在西元1512年時,是同樣屬於修院(Saint-Vivant de Vergy)底下的財產。(La Romanée葡萄園並不包含其中)雖然我現在手上沒有1512年時的地圖(但在我們酒莊裡有(wow….)) La Romanée-Conti當時其實稱為Cru de Clos,其實是指在Romanée Saint-Vivant之外的一塊地。在西元1512年,修院決定將本園賣給布根地的克倫堡(Croonembourg)家族(因為教會響應基督教人士發動的另一次十字軍東征巴勒斯坦的活動,需要籌措巨額軍費),當時克倫堡家族也同時買下了臨近的一塊葡萄園-La Tâche,並將現在的Romanée-Conti葡萄園改名為 - Romanée。而布根地的克倫堡家族也持續經營了Romanée-Conti維持了四代之久,在同一時期其實也有臨近國家的公國影響了布根地,例如大家熟知的一塊葡萄園-Richebourg則是由比利時人所影響的命名。」

沒有自動替代文字。
就像從J.K.羅琳口中說出哈利波特或是佛地魔一般,似乎全世界唯有從Mr.Aubert de Villaine口中說出Romanée-Conti是那麼的合理和沒有任何附庸風雅的感動。



de Villaine:「在西元1760年時,因為克倫堡家族的財務問題,遂將Romanée葡萄園賣給了當時的Conti王子(路易十四的堂兄弟) ,Conti王子是一個非常有權力與富有的人,當時購買下Romanée葡萄園時,遂將此葡萄園生產的酒變成私人品飲所用,而在1760年時此葡萄園生產的數量也只有3000瓶至6000瓶(跟今日所生產的數量其實相同),而之後Conti王子也把Romanée葡萄園正式改名為大家熟知的Romanée-Conti。1789法國大革命爆發,Romanée-Conti葡萄園也因此被革命政府徵收,但是葡萄園的名字並沒再更動,從此便持續以此命名。因為Romanée-Conti擁有非常高的名氣,因此他的葡萄園也成為當地區域的指標,讓Romanée-Conti上方的葡萄園改名為La Romanée,而原本的Saint-Vivant園也改為Romanée Saint-Vivant。而Vosne村莊也希望透過Romanée知名的葡萄園讓其村莊更知名,因此也在村莊名後加上Romanée,成為Vosne-Romanée。(其它的村莊也是相同 – 例如Gevrey-Chambertin是因為Chambertin的知名葡萄園,Chassagne村莊因為Montrachet葡萄園而改為Chassagne-Montrachet)。」
 
 
de Villaine:「回來談Climats的概念,從布根地最南邊的Santenay村子到最北邊的Dijon,整個金丘(Côte d'Or )都像是一個同樣的型式,因此在布根地的各各酒商都會了解每一塊地的風格,也會去採買它或是調配裝瓶(布根地目前共有1247個Climats)。以Vosne-Romanée來做例子應該是一個很好了解布根地分級的一個典範,我們可以看到圖中顏色比較深的特級園(Grand Cru)與特級園附近的深粉紅色一級園,與坡底與山頂的村莊級(Village),特級園大概只佔了全布根地的1%,它不是位在最山坡頂或是最下方,因為比較山頂的地方其實比較少土,而有許多石頭,因此土壤中的水分比較少,種植的環境比較困難,當遇到比較缺水的年份時,就會很難生存。而在山底下的葡萄園剛好相反,可能會有太多的水,而水分太多有可能葡萄的產量就會過大,產量太大葡萄的成熟度可能就不會太好。至於在中段的地區,有一些地方位於坡底的地塊,其實也有一些破碎的岩石與土讓剛好調節成一個均衡讓葡萄樹生長的環境。可以讓雨水可以保存,而若是含水過多時,土壤也能夠排掉過多的水分。因此葡萄樹能夠有一個比較穩定的水分供給的環境,可讓葡萄樹生長出最適合釀酒的生長狀態。」
 
de Villaine:「布根地的Climats已在2015正式的在德國波恩舉辦的三十九屆的大會上,由世界文化遺產委員會將「布根地葡萄園風土Les Climats du Vignoble」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文化遺產名錄當中。我們一共花費了差不多九年的時間完成這個使命。透過這樣的一個過程,可以讓布根地這樣一個特殊的Climats形成的文化遺產都能夠被保存下來。在整個過程,其實更重要的是讓生活在布根地的葡萄農們可以透過這樣一件事情,而去了解他們所擁有的文化遺產是多們的珍貴,多麼得幸福所擁有的,也需要持續去保護的。」
 
 
de Villaine:「其實在布根地有許多特級園本身就是一個法定產區(AOC),如果再以這張地圖來說,Les Richebourg葡萄園其實位於比較中間的是本園,而在比較上方的園其實是Les Verroilles,Les Verroilles葡萄園其實在以前並不叫Richebourg,其實是在後來制訂法定產區(AOC)時,將其併入Richebourg當中。其實這是兩個不同的Climats,但被組合成相同的一個法定產區。那同樣的例子也在La Tâche發生,AOC La Tâche其實也是由La Tâche本園加上Gaudichots園組成(照片)。另外更複雜的其實在Échezeaux園當中,Échezeaux本身有自己的本園,但在本園附近還有非常多的園其實最後都結合成為相同法定產區的Échezeaux AOC(7~8個葡萄園)。而有單一一個葡萄園為法定產區的有-Les Grands ÉchezeauxRomanée-Conti與La Romanée葡萄園由單一一個葡萄園所構成的法定產區。」


沒有自動替代文字。


de Villaine:「而一般常被問到的關於Lieu-Dit與Climats的差異,其實對我來說差異並不大,Lieu-Dit其實主要用於全法國,用於形容一塊葡萄園。而Climats主要是用於布根地(在十六世紀其實就開始出現在代書紙本的葡萄園交易記錄當中已經出現)。」
(de Villaine:其實這兩個差異其實沒有大家想像得那麼大-輕鬆點喝酒吧…)
 
 
Q&A 1
 
問:「請問酵母在釀酒上,是否也扮演一個土地風味和酒的表現上一個重要的事情?」
 
答:在釀酒上酵母其實是很重要的,但是其實來自同一塊Climats的酵母並不是每一年都是相同的,皆會有一些差異。若是以Romanée-Conti葡萄園來說,其實每一年的原生酵母都會有一些不同,發酵表現出的個性也是有點不同。其實也有聽過一些釀酒師,曾經到過Romanée-Conti葡萄園中取過葡萄園的酵母,但其實並無法做出特別的酒款。
 
問:「請問您曾經遇過最糟的年份是?」
 
答:「其實我並不記得有遇過所謂「最糟」的年份,但是其實布根地公認最糟的年份是我出生那一年(西元1939),因為我是在八月出生,所以並未參與這個年份(笑….)。1939年份的採收應該是在十月底十一月初時,當雪開始融化和接著開始下雪前,所以是一個很困難的年份。
     在我的釀酒生涯(42年)當中,比例上來說,是相對穩定也控制得宜的,但其實布根地公認的艱困年份 - 1945、1960、1975,不一定代表著只會做出糟糕的葡萄酒,1975年份,在剛釀造完的葡萄酒品質不是非常理想,不過經過時間熟成後,其實La TâcheRomanée-Conti也都呈現出很迷人的玫瑰花瓣香氣,與精巧的口感。
 
問:「1997年份的狀況?因為台下有聽眾之後幾天會有計畫品飲一套Domaine de la Romanée Conti的酒款,有什麼建議嗎?」
 
答:1997年是一個有趣的年份,同時也在採收期出現了神跡。在前期其實天氣不是太好,但是在後期採收期天氣則是轉好。而這個年份在年輕時期,酒的香氣就表現得蠻完整,口感上則是相對艱澀和封閉,某些時刻在品嚐1997年,比較容易品嚐到一點點葡萄未成熟的青草氣息。如果最近要品飲,其實不建議將酒換瓶,而是提前兩小時開瓶。
 
   而在開瓶後,則是可以先倒出一小杯葡萄酒先試試,如果品飲後發現酒的狀況還是有一點封閉,則可以不要把酒倒回去,讓瓶中的葡萄酒有一點空間稍為呼吸一下,而如果當你品飲時,發現酒的香氣和口感上表現已經很棒的話,則是建議你再把杯中的酒倒回瓶中,可以不讓空氣和葡萄酒接觸太多。而當酒倒入杯中後,還是可以等待個五到十分鐘,讓酒舒展一下,畢竟它也待在瓶子裡快二十年了。當然酒的保存環境也是相當重要,不過也預祝您有一場美妙的Tasting。
 
問:「大多人都沒有喝過Romanée Conti和La Tâche,可以請您分享一下它們的風味嗎?」
 
答:其實葡萄酒每一年的表現都會有些許不同,就像是同樣一個人,穿著不同的衣服。但其實Romanée Conti的本質其實一直表現著相同的事情,不管是在香氣或是口感上,它都不是走強勁的路線,它比較表現出在細緻度、優雅度和質地上的關鍵上 (尤其是質地的表現),也一直未曾出現所謂強勁的這件事。質地方面通常都會出現如同絲綢一般,滑順而細緻的表現。
 
    La Tâche的表現則是比較「垂直」的一款酒,Romanée Conti則是比較「圓」的,雖然La Tâche也有一些精巧和絲綢質地的東西,但是它的中心其實是比較嚴謹與嚴肅的,是跟Romanée Conti比較不同的。而在香氣或是風味上其實比較像是同一個人穿的衣服的不同,在不同的時間點而有不同的表現。其實很難在風味上做到精確的描述,其實在酒的樣態上是比較為主的,就像一個人他的「人格特性」,相對比起在什麼時後講什麼話來說更為重要許多。
 
    若是硬要說出特別的味道,其實Romanée Conti比較獨特的地方是,當酒陳年三十到四十年時,會出現曬乾玫瑰花的香氣,在我的印象中,這樣年紀和這樣香氣應該是很難在布根地其它葡萄園會出現的。
 
問:「既然你已經完成了讓布根地成為世界文化遺產的大事,你是不是還有什麼計劃想要再完成的?」
 
答:雖然這個文化遺產已經完成,但是其實保存與保護布根地的部分還是需要持續再做的,例如像一些Climats的葡萄園的石牆其實都有損壞,需要花更多的精神和力量來持續保護這些文化遺產。
 
問:「2016年是一個困難年份,在初期有霜害,而七月之後又發生很寒冷的情況與霜霉病的產生,你怎麼看?」
 
答:2016年份在七月十五號前雖然很糟糕,但其實之後到採收其實都是蠻好的情況,但其實在布根地有許多葡萄園在前期的霜害就被損壞得相當嚴重,例如我們的Échezeaux與Greands Échezeaux葡萄園有80%到90%都損壞,所以沒有辦法生產。不過我們的Romanée-Conti或是La Tâche都還不錯,所以表現應該會蠻好。
 
不過在Beaune的白酒就更為艱困一些,整個Montrachet葡萄園產量也非常非常少,Chassagne村的這區的酒莊們為此成立一個合作聯盟,共同來釀造剩餘的葡萄,而最終也只釀出兩桶而已。
 
雖然大多人都認為2016年是困難的年份,不過也不用把這個年份想成是很糟的。 其實有時霜霉病會讓葡萄減產百分之十,但其實若是沒有染到霜霉病的葡萄其實是產量是過多的,若是有一些些霜霉病其實是能夠讓葡萄的成熟度是均衡的,也不會讓採收的後期葡萄有不熟的情況。所以有時候一些病菌不完全只是負面的。

 
問:「請問你有什麼技術(秘方)或是特別的理念,讓每年都可生產區精巧細緻的Domaine de la Romanée Conti的葡萄酒?」
 
答:我們在釀酒時,每一年都將他當作新的一張白紙,如果每一次都是從頭開始,其實也無法確定每一年都會成功或失敗。就一個布根地的獨立酒莊來說,這比較像是一個哲學上的問題。在我們酒莊來說,一定是盡一切的努力以及方法去釀造出最好的葡萄酒,而我們所使用的方法是採用生物動力法耕作(Biodynamics)(2008年正式在Domaine de la Romanée Conti完全啟用),同時也進行土壤的分析與尊重土壤的特性,同時更關鍵的是,我們需要非常用心的去保留與選育出最好的黑皮諾的植株,選育是我認為最關鍵的一件事。這如同一個人面對自然的一個過程,每一年釀造的時刻,你必須拋去過去的經驗來對應與回應新的年份的發展與挑戰。
    當遇到新年份的任何一個挑戰,我們都必須要發明(從零開始想出方法)或是研究出對應與解決的方法,讓各種不同的方法來完成與成就一個在新年份情況下,最好的狀態的葡萄酒。對我來說,有一個個重要的經驗是如果酒莊從頭到尾都很認真的去對待他的葡萄園(葡萄樹)的話,通常都能得到很好的結果。
 
    在這三十年當中,我們在黑皮諾葡萄藤的選育(Clone)上不斷的在進行,在Romanée-Conti葡萄園有一件非常珍貴的事情是在布根地遭受到根瘤蚜蟲(Phylloxera)病時,我們沒有立即將它拔,除然後將葡萄樹嫁接砧木,我們使用了許多方法幫助葡萄樹在對抗蚜蟲病,所以我們一直堅持到1945年才將葡萄樹拔掉重新種植,因此我們一直到1945年時期,都一直擁有原根種植的葡萄樹一直在Romanée-Conti的葡萄園內,這也是從古代持續流傳下來,沒有被工業化選育和後天的植株在內,所以我們直至今日,也不斷的在選出細緻風格與抗菌優秀的黑皮諾植株種植在酒莊不同的葡萄園內,包含著La Tâche與其他的葡萄園。而我們在1945年拔除後的葡萄樹,在1952年重新種回Romanée-Conti的園內植株也是從1945年選育出來的La Tâche母株再重新種回Romanée-Conti的園內,這是我認為最關鍵的一件事,因為當你有了歷史價值的植株,當你的葡萄樹開始年紀大了,可能更容易遭受到病毒的侵擾,但如果你持續使用有遭受到病毒感染的苗持續種植的話,可能就更容易會出現病菌的問題,所以你必須要在選育的過程當中,持續進行,如果當母株有出現問題,就必須快速的將其除去,並培育出新的植株持續流傳下去,這也是一個長期不斷要努力的方向,也是我們花最多精神在做的一件事情
 
     在十年前,我們也成立一個組織進行選育的工作,大約有四十個酒莊,如果是單一一個酒莊,你大約需要花費二十年至三十年的時間來做選育出一個優質的Clone,但如果與多家酒莊一起合作的話,能夠更快的完成。大約兩三年之間,就可選出五百至六百個可用的細緻風味與沒有病毒的黑皮諾可以種植至葡萄園。」
 


「我們需要非常用心的去保留與選育出最好的黑皮諾的植株,選育是我認為最關鍵的一件事。」- Aubert de Villaine


圖像裡可能有飲料
Photo by Nien


 
Tasting
 
2012 Bourgogne Haut- Côte de Nuit Blanc ,
Abbaye de Saint Vivant<Reserve FICOFI>par Domaine de la Romanée-Conti
 
de Villaine:「今天我們喝的第一款白酒,是在市面上比較少見的酒款,我們也很少有機會會喝到這款酒。這是我們協助修院(Abbaye de Saint Vivant)所做的一款酒,葡萄皆是來自這個修院(最早時期,Romanée Saint-Vivant與Romanée-Conti都是由此修院擁有),這也是在當時(西元1512年)非常重要的一個修道院,他們也對布根地的葡萄酒有非常大的影響,也有許多的葡萄園在山下。Domaine de la Romanée Conti是在二十多年前買下了這個修院,買的原因是因為原本的地主有Saint-Vivant的名子,所以特別想在酒上強調Saint-Vivant,不過我覺得會和現有的Saint-Vivant葡萄園產生不是直接連結的關係,因此我們在當時(1998年)也決定把這個葡萄園買下來(包含修院)。而目前修院還是維持著毀損的狀態。我們買下這個修院後,發現其實也有這個責任要來保護這個歷史悠久的修院,因為這也是我們酒莊最初開始的一個地方。我們也成立了一個基金會,開始維護這個修院,我們的本意並不是要將它重蓋,而是不要再繼續讓它毀壞與破壞。因此也從修院中的夏多內葡萄來釀製這瓶酒,來做為維修與保護的基金。而這瓶酒的葡萄其實不是來自這個修院的古園,因為原本修院擁有的葡萄園是在山下更好的地方,這瓶酒的葡萄其實是來自Vosne-Romanée的山上約離平地約十公里的一個地塊,在Vergy村子的附近,也是一個比較偏山區,氣候更加寒涼的地區。這款酒是來自這樣的一個歷史。也讓你在喝的時候會有一個特別的風味。此酒也是在Domaine de la Romanée Conti酒窖釀造與裝瓶的(此酒在初期三到四個月,放入曾經釀造過Montrachet白酒的舊木桶發酵,後段再放入酒槽發酵完成)。」
 
2011 Echezeaux  &  2011 Romanee Saint-Vivant
 
de Villaine:「2011年份是一個有趣的年份,帶著許多純粹性的風格,因為這個比較困難的年份,有一些不太成熟的問題,特別是在此收時期的時刻,酚類物質與紅色素與丹寧的結合其實已經不錯,但比起2009年與2012年的成熟狀況還是差一些,所以2011年所釀造出的酒款屬於比較精緻、純粹與帶著一些些草本植物的氣息,而淡淡的草味也是我比較喜歡的一個地方,因為在年輕時有這樣的一個香氣,經過時間在瓶中培養後,會發展出比較精緻的一個表現,也比較容易會發展出類似玫瑰花瓣的香氣。這也是我覺得在年輕時期帶有一些些青草味的酒質比起比較成熟的年份(2005、2009、2015年)會更容易會出現玫瑰花瓣的香氣。」
 
de Villaine:「在一個月前曾經和亞舍討論過葡萄酒其實還是在酒莊喝比較好喝,但今天的Échezeaux葡萄酒在表現上其實非常完美,今天這瓶酒其實是非常純粹,也很直接,完全表現出這個年份的特性,同時也代表出Échezeaux這個比較簡單、直接的一個個性,剛好可以與接下來的Romanée Saint-Vivant做比較。Romanée Saint-Vivant是比較多香料的香氣,比較多香氣但精緻的質地,剛好這兩個園一起比較,可以非常容易的發現地塊的個性與差異,也是一次非常好的代表。也是很難得的一次特級園比較。」
 
de Villaine:「有人問我有沒有其他年份類似2011年,我的答案其實是-我無法將2011年跟其他年份比較,它就是2011年,我釀酒的年份已經超過40年,但其實每一年都會有著差異,雖然有些時刻天氣會有一些關連,但整體來說是十分獨立也不同的。
 
    在葡萄酒的品質上,我覺得有兩件事情是很重要的,一是葡萄酒的濃縮度,第二件是在葡萄酒的透明度。濃縮度比較容易理解,但透明度是指你可以透過葡萄酒,而看到葡萄園的風土條件,而今天在我們面前的這兩瓶紅酒,可以非常完美的表現這兩件關鍵的事情,也非常的精彩。雖然這些酒在台灣的儲存溫度還是高於酒莊的酒窖,成熟度還是有一些差異,但還是非常好的狀態。」
 
 
圖像裡可能有飲料
在葡萄酒的品質上,我覺得有兩件事情是很重要的,一是葡萄酒的濃縮度,第二件是在葡萄酒的透明度。濃縮度比較容易理解,但透明度是指你可以透過葡萄酒,而看到葡萄園的風土條件。- Aubert de Villaine
 
 
問:一般布根地葡萄酒在年輕時期果香很多,也十分好喝,但通常經過大約五到六年會有所謂的”休眠期”(裝瓶後幾年後香氣會呈現較閉鎖)幾年後香氣才會再打開,那2011年會不會有同樣的情形?」
 
答:我想2011年應該是不會,像2011到目前已經差不多第五年、第六年了,酒目前感覺起來並沒有要封閉起來的趨勢,因此有可能是一款從頭到尾都會是好喝的一個狀態。而不像是一個在熟成當中還會遇到一個屬於比較艱困的休眠期。」


Échezeaux & Romanee Saint-Vivant葡萄園介紹
 
de Villaine:「Échezeaux我們主要的園位在Les Poulailleres(是一個Climats),還有一小塊地在Clos St-Denis。Romanée Saint-Vivant園主要在La Croix Rameau(Premier Cru)上方的大塊Romanée Saint-Vivant是我們的主園(La Croix Rameau目前擁有的酒莊 - Domaine Coudray Bizot經歷兩代,希望升級為Grand Cru,但是因為地塊太山坡下、土壤過深,因此一直未升等,有些可惜。酒做得不錯~值得一試)。而La Croix Rameau葡萄園旁邊其實是墓園,法國傳統酒莊認為,通常很好的葡萄園大多都是位在墓園付近」。
 
 
沒有自動替代文字。



Q&A 2
 
問:「請問今天這些酒與在酒莊品嚐有什麼不同嗎 ?」
 
de Villaine:「其實今天酒的表現似乎因為運送,讓酒的表現上多了另一個層次,所以其實保存得當,或是運送得當,或許能讓酒的品質更好也說不定。在多年前我們曾經做過一件事,我們曾經有七個人一起針對同一批酒做過Blind Tasting,相同的葡萄園、相同的年份1997,不過分別來自不同運送的地區,一批從美國(Thomas Keller的餐廳)、一批從澳洲、另外一批則是來自法國本地,但發現最好狀況的酒其實不一定是來自酒莊保存的,或許在運送有特別用心與照顧的話,可能酒的狀況也可能會不錯。」
 
 
問:「請問你們酒的品質成熟與改變與軟木塞的構造或材質有相關嗎?另外是否有思考過用旋轉瓶蓋來保存呢?」
 
de Villaine:「其實我們15年前就有做過不同的封瓶的方法,經過10~12年的測試,其實旋轉瓶蓋是最不行的,因為會消失新鮮的風味與果味,而最好的成熟風味還是使用軟木塞。」
 
 
問:「在2009年你們新釀造的Corton葡萄園以外,你有什麼還想要特別想擁有的葡萄園嗎?」
 
de Villaine:「我們目前做的Corton的葡萄園,其實是來自一個當地酒莊家族(Prince Florent de Merode)的詢問,因為他們並沒有會繼續做葡萄酒的打算,所以我們使用長期租約的方式來做葡萄酒,其實也讓我們的釀酒團隊有一個新的挑戰。如果在座各位有Chambertin或Musigny的葡萄園,我們也可以來談談看(笑….),非常感謝大家。」
 
 
附錄-
 
Aubert de Villaine其實一直希望正名Domaine de la Romanée-Conti,而不要用美式的簡稱D.R.C.。
 
Aubert de Villaine自己覺得其實自己比較像Grand-Echezeaux。
 
目前Domaine de la Romanée-Conti擁有的特級葡萄園


1.      Romanée-Conti(1.8ha)
2.      La Tâche(6.06ha)
3.      Richebourg(3.5ha)
4.      Romanée-St.-Vivant(5.29ha)
5.      Grands-Echezeaux(3.53ha)
6.      Échezeaux(4.67ha)
7.      M
ontrachet(0.68ha)
8.      Corton - Bressandes(1.19ha), Clos-du-Roi(0.57ha), Renardes(0.51ha)
9.      Bâtard-Montrachet(0.17ha)not for sale

圖像裡可能有2 個人
Photo by Oriental Hous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