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途中的侍酒師 - 何春誠 Thomas

關於部落格
人生僅ㄧ回

且讓好酒惹美食‧為人生舉杯
- 未成年請勿飲酒
  • 49287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當中國當代藝術沸騰 與方力鈞 老師面對面

























Youtube短片
http://www.youtube.com/watch?v=eOYQCc5ukCA



       "方力鈞" 幾乎所有的作品都離不開對生命的思考。他似乎被生命之謎所折磨:生命的誕生,存在方式,衰老,以及生命的再次輪回,諸如此類的問題,充斥在他的畫面思考中。正是這些思考,以及這些思考引發的戲劇性的張力,使他的作品飽含激情:這些畫面絢麗的色彩,飛快的運動,密密麻麻的角逐,猶如千軍萬馬呼嘯而過的氣勢,正是生命力在迸發和競技的表達形式。他將生命的範圍擴展到了動物──鳥,昆蟲,魚,獸等等。或者說,方力鈞現在思考人的問題,但不是將人置身於人的歷史背景中,而是將人置身於同動物的關聯和對照中。

       這些飛奔的動物給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動物在激進地飛翔,好像飛翔是它的命運。仙鶴,天鵝,蒼蠅,蟲子,這些各個不同的動物,充斥著遼闊的畫面,它們在拼命地飛翔,爭先恐後,似乎在競技,這種競技式的飛翔,形成一個漩渦,一個類似於黑洞的漩渦,它們似乎在向一個漩渦中飛翔,向一個黑洞中飛翔,向一個無限時間中的黑洞飛翔──方力鈞的有些畫幅是如此之大,就是為了讓動物有充裕的飛翔空間,讓無數的動物在飛翔,讓芸芸眾生飛翔。這忙忙碌碌的無盡而洶湧的奔波,難道不是向一個無盡的黑洞奔波?顯然,在這些作品中,人和動物分享了這一命運。動物和人是在一起追逐和飛翔的。  - 汪民安(節錄)


       在幾次拍賣會上,只知道大陸幾位"大碗"級的藝術家(也有人稱為大陸當代藝術F4-王廣義、方力鈞、張曉剛、岳敏君)在價格上屢創新高,而且高到是讓人瞠目結舌的狀態,有人形容跟國民黨退守台灣時的物價飆漲一樣快。

 


方力鈞


王廣義


張曉剛


岳敏君



       舉個例子08年Christie佳士得一幅方力鈞畫作 水系列250X360 價格是800萬~1200萬新台幣。為什麼會講到孔方兄上,因為絕大多數人在認識目前的中國當代藝術,都是從~某某某的畫作又突破新高...等等,反而被蒙蔽了,反而看不到藝術家,或藝術品最初的樣貌


       這次台北美術館-生命之渺 方力鈞創作25年展,是一個極其重要的展覽(實在要給他熱情掌聲),其一,這是台灣與中國第一次館對館的直接展覽(藝術與政治的區隔-雖然很難),其二,這也是方力鈞25年創作台灣首次個展。以下是胡永芬(策展人)對展覽概述-


       方力鈞,中國藝評家栗憲庭(老栗)稱之為「玩世現實主義」代表之一的中國當代藝術家,90年代初以作品中「光頭潑皮」的經典形象,和張曉剛、王廣義、岳敏君等畫家,同成為國際間最受矚目的中國後八九藝術新生代。誇張、通俗、滑稽、不正經,這群新生代遠離了傷痕美術的深刻、八五新潮的理性,改以看似嘻笑怒罵的態度面對歷史和現下,卻反而引起了觀眾和評論的廣大共鳴。

  方力鈞1963年出生於河北邯鄲,1989年畢業於中央美術學院版畫系,家鄉和版畫訓練都是日後影響他的作品表現的要素之一。方力鈞學生時期的素描就開始出現光圓如壁石的光頭形象,這個形象旋即在90年代初隨著「系列一」中咧嘴傻笑、看似無所事事的光頭潑皮們,引起國際藝壇注意;此後二十多年來,方力鈞陸續發展出了僅以日期命名、但主題突出──游泳、雲端的人群、嬰兒、飛翔的蟲獸──的系列畫作,其色彩鮮亮,人物成群,且時時浸沒於一片花舞雲絮之中。在評論家看來,它們所陳述的正是作為群體中之一分子的方力鈞眼中,自90年代政經變革以來中國芸芸眾生的生存境況,以及身為一位藝術家的方力鈞的美學回應。而此種呈現,在描繪眾生臉孔的黑白版畫和塞擠著無數小人的裝置作品那裡,亦獲得映現與延伸。
 

  方力鈞在台灣舉行的首次個展「生命之渺:方力鈞創作25年展」,囊括了藝術家 70 組件油畫、素描、雕塑與裝置作品,依策展人胡永芬之規畫,以「原型的創造」、「光頭的表徵」、「水的指喻」、「版畫的再開創」、「生命之鉅,生命之渺」五部分,呈介方力鈞在光頭、游水、鳥獸、孩童等主題上的代表作品與美學特徵。

 


我知道郭一村會喜歡這表情




何春誠賞展後隨述-


      看方力鈞老師的畫作,真的只能用開心來形容,第一,能夠一次看到目前市場上價格最為沸騰的多幅當代精品畫作,真的是很優,第二,畫作本身有那樣的價值,怎麼說?有些人可能不認同,覺得那只是炒作或媒體寵兒的緣故,我相信運氣與緣分也很重要,不過方力鈞本身的繪畫基礎實力很夠,尤其是在處理水波,雲朵,甚至是動物植物(假花),一看就知道是科班,且是那種一覺醒來就滿腦子再想畫畫然後一直持續到睡前那一個的努力型畫家(我的感覺),我也相信他是看過千百次真實的水流(甚至是研究流體)、雲朵變化、動物構造的繪畫家。


       在極真實的水、雲、植物及動物之外,一切都是那麼的不真實,不真實的像是在一個時代裡的一種信念,重的如此不可承受,但卻漂浮在空中。用光頭(叛逆)、嬰孩(人沒了頭髮,長的都差不多,嬰孩也長得很相似)來取代10幾億在威權壓制下的人民,嗤笑、嬉虐、無奈的群像,呼應著當時文革後1990年代所處的社會情境,一種時代背景。



      逐漸在世界上嶄露頭角的中國,在世界各國的注視下,給了中國當代藝術家一個機會,讓透過藝術的形式,看到本質的中國,這就是方力鈞的重要性及不可或缺性。當然,以本質來說,本身的基礎及實力足夠,大浪來了,才能站在浪頭上。






 


請再看一下此作品,想想這畫作給你(妳)的感覺是如何?
也請想想若是畫家要畫連續動作的下一幅,會是什麼模樣?



那大概就是接下來的中國大陸的樣貌了~



 
                                      全文完 何春誠 2009.4.26 in Taipei




P.S看了我打這麼多,是不是找個時間去北美館走走(方力鈞展只到7/5),還有一個好康,現在北美館也在展龐畢度展,所以其他展覽(方力鈞、典藏25年展)都不用買門票~
FREE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